南宫spa会馆
南宫spa会馆
| | | | | |
男子会所更适宜于您
会所简介
最新动态
服务项目
招聘加盟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北京伊人上门会所
电话:17090056889
微信:17090056889
 
最新动态

  有人问我孤独是什么?孤独是什么?是一个人的晚餐吗?是一个人的生活吗?是一个人走夜路回家吗?是一个人去清吧喝酒吗?

  不,都不是,这些都是我引以为傲的自由。起码我不用问今晚你想吃什么,不用担心房间乱糟糟脏兮兮被你骂,不用在乎你走的快慢能不能跟上你的步伐,也不用被你催着赶紧回家,就算喝醉了哭成一个傻子也不会被你笑话。

  那孤独到底是什么呢?

  我高二那年冬天,周五下午3点零5放学。我急匆匆回宿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便坐上136路公交车往长途汽车站赶。

  “买一张去济南东站的票谢谢”

  “好的要保险吗?”

  “不要谢谢”

  我向来是个没有脑子的人,自诩不畏惧感情也不畏惧生死。

  坐上开往昏暗与寒冷的大巴,我默默汲取着客车空调短暂的温热,车窗外开始昏黑的世界让我莫名开始恐惧,外面的树啊远处的房啊,都开始模糊起来。那时候,我突然有点想念老家了,不明白院子里两棵银杏树何时能结出果实,爸爸给我栽的小樱桃树又能让我什么时候吃上果子,卧室的枕巾上是不是还留着我洗发水的香。

  就在这眨眼之间,天已经黑的看不清窗外干枯的树叉与冒着炊烟的砖瓦房了,于是无聊的我带上与世隔绝的“助听器”开始祈祷着终点站的到来。

  “游荡旅途中你两手空空但心事仍沉重…”我是个喜欢把自己活成别人的人,这首《她》是他以前很喜欢很为之动容的歌。

  我不明白一个比我大4岁的男孩子为什么会被如此细腻的女性心理所感动,直到之后我听陈升《20岁的男人》哭的稀里哗啦才明白,有时候的感动也许只是单一方自以为是的感动,总觉得对方该为之动容,但是毕竟没有人会真正懂你的感同身受,雨下在你身上,别人又怎样可能会被淋湿。

  思绪漫无边际的飘摇开来,直到大巴车开到一片光鲜亮丽的市区,我才意识到,最后就应快到站了吧,但是这时“城市里华灯初上敌但是夜色浓浓”这一句很不合时宜的歌词响在我耳际。啊,算了,索性换下一首吧,再听下去早晚会抑郁的吧。我望着窗外,城市的烟火一晃而过,不明白何时能到达目的地。我依靠在车窗上,闭上眼开始沉思。

  那时候的我,轻易把孤独定义为独身坐在漂泊异乡的车厢里被感伤的音乐袭击时的酸楚。

  直至之后,我变成了一个既洒脱终又瓜怂的女孩子。此刻是8月12号凌晨4点46,刚下班的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开始回忆前几年的无聊生活。刚刚走的有点口渴,买瓶蜜桃冷饮喝。此刻的我思绪有点乱,看着路边包子铺都起早蒸包子了,顿时觉得有点饿,想了想肚子里刚灌了一瓶酿酒狗,顿时不敢吃了。

  呐,看吧,我又开始因为120多斤的肉而瓜怂了。因为太累感觉脚步开始蹒跚起来,浑浑噩噩爬上三楼到家洗完脸关了灯躺在仅凭风扇获取凉爽的床上,出租屋里乱糟糟的我却什么都不愿收拾,前不久刚收养的小橘猫还是一如既往的皮。

  想了想高二以后,我似乎是已经开始尝试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去上课,一个人倒垃圾,一个人在餐厅吃饭,一个人晚自习走回宿舍,不是没朋友,只是跟所谓朋友同学在一齐时,感觉没那么舒心罢了。之后我的三年匆匆结束了,莫名其妙的结束的我自己都有点懵。

  办好了回家实习的手续,便想着在家躺尸做条咸鱼好了,但是人生总是阴差阳错也总是喜欢和你开玩笑。就这样,我遇到了我迄今为止第二个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跟他结婚的男人,在我的眼里,他很帅很有情调也很懂我,但是刚开始的他脾气很臭讲话很脏行为很粗鲁。

  他开了一家只有四张桌子的酒吧,在老家的县城里,他会调很多种让人沉醉的鸡尾酒,会听很多除了《安河桥》《奇妙潜力歌》《热河》《不开的唇》之外很多我没听过的民谣还有摇滚,于是今年我只身一人看了赵照看了布衣看了花粥,当然,所谓的感情都是短暂且完美的,在与他相爱的第九个月,我们吵了一次很严重的架。

  在寒冷的夜里,凌晨两三点,我仍旧很作死的生气转头就走,但是这一次,他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发信息哄我,我傻傻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直到看见日出,我想猜一猜二月份公园的水凉不凉,我没敢跳,我明白,这一次他不会来的。

  之后我两天两宿没睡泡在网吧连续疯狂的打游戏,然后熬不住打车回家,回到家后神经紧张的躺下就睡,根本不明白自己睡了多久,再次起床的时候也已经分不清白天与黑夜,梦里断断续续都是我一个人模糊的记忆。

  之后因为我爸奇葩的脑回路,我被无辜的赶出了家门口,父上大人亲口跟我说“你快走吧别住楼上了,你想自己回老家住也行,想去找你对象也行,总之别住这了”,背了黑锅的我听的一脸懵逼,于是我决定上nm臭嗨的学,工nm臭嗨的作,谈nm臭嗨的恋爱,我一激动买了开往“抑郁”的火车票前行去南方。

  火车开的很慢,手机很快就没电,庆幸下了车之后在肯德基偶遇的小哥哥借给我他的充电宝,于是就这样留在南昌住了几日。

  南方的江山的确很娇媚,火车刚走的时候,张店的树还没发芽,人们身上裹着厚实的棉衣,火车天黑时才走到济宁,第二天迷迷糊糊醒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车窗外葱葱郁郁的翠竹。北方哪有长得像杨树那么壮的竹竿呐!

  下车后朋友接到我安排住的旅馆院子里有棵开满红彤彤的花的树,我问这是什么,他不明白,在我的推理决定下才明白这是山茶树,一下子想到好妹妹的“送你一朵山茶花红红的好像天上的太阳”,顿时觉得南方真的很棒。街上早已有漏大腿的姑娘,而我这170的身高混在人群中着实有一点尴尬。

  南昌有很多好吃的,我吃了满嘴油的白糖糕,喝了长这么大来第一次见到的小汤圆,我最爱吃的芋圆,在那里有很多店,一碗很大很多超好吃。那边的楼高高的旧旧的,小巷弄一条搭着一条的伸延着。

  趁着朋友忙事情,我自己跑到街上瞎逛,走在南昌的街头,突然听到有人在唱贰佰的《青春都喂了狗》,突然之间不明白为什么眼眶里被注满了一股酸酸的热流,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水土不服吧。有多少次,我也曾想过带着我的青春,背着我的梦想,义无反顾的去街上卖唱。

  后面两天我都不想动,也不想出门,3月9号傍晚我买了回到的车票就跑路了。

  那一天刚好是我19岁的生日,爸爸妈妈似乎已经把这一天忘得干干净净。情绪很不好,我打电话给基友,告诉她我突然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瓜怂的我虽然洒脱了一把,但是仍旧瓜怂。

  我问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我死了,会不会好受一点呢。她告诉我不行,她说除了死亡还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况且如果我出了事我的猫也会没人管,我开始坐在火车上焦虑和抑郁,也许孤独不是一个人泡在人群里,也不是一个人坐在开往陌生的车上。

  那时候的我把孤独认做只身一人时无人陪伴,想理解死亡审判时唯一的逃避理由是因为我如果死了大概没人能照顾好我的猫吧。

  从南方回来以后,换上仍旧沉重的冬装,不想回老家应对我不想应对的,于是留在淄博,一个离家有70公里的不算太熟的城市。这其中,不停的换工作的同时也在不停的换男朋友,原因大抵是没有一个让我觉得舒心的事舒心的人。之后我就放弃挣扎了,请假自己一个人跑去济南看赵照的演唱会,本以为可能会找个相同爱好的小哥哥能走的长久一点,可惜事与愿违,我回来后发现手机通讯只留了三个姑娘的联系方式。算了,反正我撩妹都撩习惯了,再多三个又何妨。

  第二天赶着疲惫回来睡了一天晚上又急匆匆跑去了房家艺术村,布衣的现场很嗨,当大家一齐蹦哒着喊出“笑你mlgb我都是为了你为了你”的时候,也许感情什么的,也没那么重要了。

  我是个酒鬼。从第一个男朋友那一句“我找过的所有女孩子都会喝酒”开始青岛崂山雪花。之后第二个男朋友开酒吧,百威喜力科罗娜,1664朝日林德曼。之后上班的日子里,我开心了就去尬酒,不开心也去尬酒,那段时间我成了定西的常客。

  第一次去的理由是我的第二个男朋友是b哥粉,我是赵雷粉,我俩每次因为站b哥和站雷子而吵吵,直到雷子出了新的专辑《无法长大》我爱上了玛丽,他也不再问我什么时候明白的热河,说过我是一个容易把自己活成别人的人。

  我记得第一个男朋友最喜欢的人是陈绮贞,不爱吃洋葱,也记得第二个男朋友和我一样喜欢民谣,在他的影响下我开始喜欢摇滚,开始在KTV唱“再见杰克,再见我的凯鲁亚克”开始喜欢b哥,也还能记得听的谢天笑的第一首歌是《不会改变》,然后去了一次之后,就开始经常过去,原因除了长岛冰茶口感还能够之外,还有老板娘养的喵子们,毕竟猫奴这生物,见到猫都走不动路的。

  当然这些都扯远了,只是之后我很喜欢泡酒吧。上次去定西是晚上八点多,情绪不好去喝了两瓶深粉粉象,然后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回家了,出租屋仍旧很乱很热。一瞬间竟然莫名其妙的鼻子一酸,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觉得很难受很悲哀,我开始嘶哑的哭喊。

  我突然想起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分开后的第三年。奶奶在家每一天都会跟我讲妈妈的不好,老一辈总是不理解年轻人的思想,就像我觉得爸爸妈妈有时候也不理解我一样。

  当时妈妈怀着同母异父的弟弟去学校接我,我哭着往前跑就是不回头,当时候我已经明白,我就是一个拧巴的死傲娇,也是一个做了决定就不回头不后悔的偏执狂,那我能怎样办呢?除了熬但是去的时候躺在床上抹眼泪还有什么好办法呢?

  那时候的我认为孤独是一个人的辛酸,被生活和现实折磨的鲜血淋漓,却仍旧擦擦眼泪与汗水,站起来继续卖力的放声笑。

  每一天过着同样无聊与繁琐的生活,偶尔在网易云写几段乐评,偶尔抱起基友送的吉他摁几个和弦,偶尔和猫吵架我拍它一下它啃我一口,赶上心血来潮的时候趁着没人理的时候就翻翻床头的书,疯狂的从网上买试香然后写香评,实在无趣就喝瓶酒研究研究精酿的魅力。

  孤独到底是什么呢?这样的我究竟是否快乐呢?

  也许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一向以来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很没有b格又很瓜怂的穷鬼,而我的孤独却恰好让我适当的享受着,那才不是什么所谓的孤独呢!他的名字叫自由,我引以为傲却让我时而感伤的自由。

  孤独是什么?是我的快乐。是一个人寂寞的狂欢,是无人拥挤的清净,是凌晨三点给自己煮的那一碗面腾腾飘散的热气,是没有人能够看到继而嘲笑的一把辛酸泪。孤独,大抵就是我本身吧!

  我们谁不是生来就是孤独,死去也是孤独呢?

  这些与生俱来的东西,就像人的相貌与重要器官一样,陪伴我们一生无法割舍掉。

  如果学会和孤独交朋友,那大概会活的相对快乐和洒脱些吧!

  随手写下了这乱糟糟的乏味故事,感觉自己的思绪一如既往的混乱嘛。

  算了,反正我写东西跑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人生,就该活的洒脱一些吧。